“端溪砚”得名缘由考辨

来源:互联网 点击:

“端溪砚”得名缘由考辨

骆礼刚

端砚的全称,应该叫做“端州砚”或者“端溪砚”。这两个名称都早在唐代就已经见于文献。如唐代中期著名诗人刘禹锡《唐秀才赠端州紫石砚以诗答之》曰:“端州石砚人间重。”李肇《国史补》曰:“端溪紫石砚,天下无贵贱通用之”。晚唐诗僧齐己有诗作《谢人惠端溪砚》等,均是例证。

叫做“端州砚”,是因为肇庆市在古代曾经名叫端州。用州名来命名当地特产是古代的通例,对此,差不多尽人皆知,无须赘言。至于叫做“端溪砚”,今人多以为是得名于斧柯山中那条小山涧“端溪水”(也简称端溪),而最好的砚石均出产于这条山涧东侧的斧柯山中,因此得名。但是笔者在实地考察时,目睹这条“端溪水”实在太细小了,它发源于斧柯山北麓,沿着山势向北流淌汇入西江,总长大约只有十来公里,水流量也不大,涓涓细流蜿蜒穿行于山涧的乱石堆中尚且时隐时现。难道就是这条小小的“端溪水”,竟然在一千多年前就冠名于“端溪砚”,名扬天下以至于今吗?笔者对此颇有疑问。

带着这个疑问,我检索了有关文献,发现历史上记述端砚而又提及“端溪水”,这个情形可以追溯到清代初期。如屈大均(16301696)在《广东新语·石语》中先写到:“羚羊峡口之东有一溪,溪长一里许(按,这里说的一里许,大概只是指峡口附近的溪流长度,未及山林深处。),广不盈丈,其名端溪。”然后才以这条端溪为坐标,分别记述北面、南面的砚坑砚石情况。朱彝尊(16291709)在《说砚》中亦有类似记载:“羚羊峡……有峰曰朝天岩,端溪之水出其阴(阴指山北麓)。溪长一里许,广不盈丈。”虽然屈大均、朱彝尊没有明确地说这条“端溪”就是“端溪砚”得名的由来,但是他们在文章一开头,就特别介绍这条“端溪”,含意是不言而喻的。而且,这两个人虽然不是本地人,但都亲自到过肇庆,做过实地调查。他们对端溪水和端砚的关系应该是通过本地人口中得知。由此我们可以推测,在清代初期,“端溪砚”得名缘于这条“端溪水”,已经是比较普遍的看法了。

但是,在历史文献中,我们同时也发现,横贯肇庆市辖区的珠江主干流西江(从广西梧州以下至三水叫做西江),是古代广东西部最重要的交通要道,其流经高要市的江段在历史上也曾经名曰端溪。对此,早在唐代诗文中就可以找到佐证。

初唐时期的著名诗人沈佺期(656714))被贬谪到驩州(今越南安城),遇赦回京,乘船经西江路过端州,曾经系舟登岸游览江畔的峡山寺,写下《峡山寺赋并序》,云:“峡山寺者,名隶端州。连山夹江,颇有奇石。……峡山精舍,端溪妙境。……忍殿临岸,禅堂枕江。”峡山寺现今已经毁废,但遗迹依稀尚存,就在西江羚羊峡北岸的羚山山腰,南岸就是斧柯山。

又,中唐时期的诗人杨衡(760年—?),因为在桂管观察使齐映幕下任职,尝乘船经西江往来于广西广东之间,他也曾登临峡山寺,写下《游峡山寺》诗。其中写到自己从峡山寺往下眺望,但见“端溪弥漫驶,曲涧潺湲流。”根据诗文分析,他们所称的“端溪”显然不是那条小山涧,而是西江在羚羊峡的江段。

又,北宋时期官修的地理总志《元丰九域志》卷九载:“端州端溪,州以此溪名。”用河流来为州命名,按照惯例,一般均为可以通航而且沿岸建有城镇的江河,而不会是一条深藏于崇山峻之中的细小山涧。

又,清顺治九年(1652),施闰章奉命出使肇庆,目睹端江畔“聚砚为市”的盛况,因作《砚林拾遗》,曰:“端溪在肇庆府城南,一名端江。一山半浸水中,凿石琢砚,以穴深入水中者为佳。”

到了清代道光年间编纂的《肇庆府志》更追根溯源,曰:“西江即郁水,自广西梧州苍梧县流入封川,……在封川县曰锦水,在德庆州曰大江,在高要县曰端溪,异名同源也。”这里提到的封川县在今封开县境域,德庆州即今德庆县,高要县即今高要市,均是今肇庆市下辖的县市。

根据以上资料,我认为,“端溪砚”之得名,本来缘于西江流经高要市的江段。以这条古代就十分著名的“端溪”来命名其特产砚台为“端溪砚”,理由显然更加令人信服。但是,这一江段名曰“端溪”,早已随着历史的推移逐渐淡化乃至被人们遗忘,而“端溪砚”的名声却与日俱增,于是人们便将其得名之缘由加到了斧柯山中那条“端溪水”的山涧头上,这应该是一个误会。当然,这是个无关宏旨的小问题,只不过对于我们研究端砚历史文化来说,对这些具体问题作一番考辨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
  • 客服热线
  • 洞 主 13536999618
  • 微信号:13536999198
  • 官方微博:水帘洞端砚微博
  • 官方博客:水帘洞端砚博客
  • 水帘洞端砚文化艺术馆
  • 地址:肇庆市端州区彩云路12号